您现在的位置:

西红柿牛肉的家常做法 >> 正文 >

软烂美味的超级下饭菜《西红柿烩茄丝》《厨房小混子》六十五的做法_软烂美味的超级下饭菜《西红柿烩茄丝》《厨房小混子》六十五的家常做法_软烂美味的超级下饭菜《西红柿烩茄丝》《厨房小混子》六十五怎么做_

癫痫的治疗大概需要多少费用

石家庄治疗癫痫哪里比较好

各位老大周末好,最近天气好像还过的去,不是很热哈?不过对于做饭的人来说还是比较难受的,今天是八月一,我决定这个月以做快手素菜为主了,因为我也热啊,你们说中不?我是比较爱吃茄子,所以今天咱们再来一个茄子的菜,西红柿烩茄丝,这个菜要是做好吃了那真的是无敌,一般的肉菜打不过!很强的!

看图说话:

主料:圆茄子约 800 克

辅料:西红柿一个

调料:盐 8 克 酱油 8 克 糖 5 克 香菜 葱蒜适量

茄子去皮切筷子粗细的丝,用 8 克盐拌匀腌二十分钟,中间多翻动几次 西红柿切小块,香菜切段,葱蒜分开切末 腌出水的茄丝用手使劲攥出水,让茄丝呈干爽的状态 锅中放少许油烧热,先下葱末炒出香气,再放茄丝中大火煸炒五分钟 接着把西红柿放进去再炒几分钟至西红柿软烂和茄丝混在一起 放酱油炒香,接着放白糖炒匀,然后将香菜段和蒜末放进去炒匀出锅即成

后记:

最好用圆茄子,口感比较软烂

腌茄丝的时候盐别太少,那样很久也杀不出水,但也别太多,吃完飞了。

茄丝在锅里要多煸一会儿,火稍微大些没问题,糊不了,时常翻着。

最后炒茄丝的时候千万别放盐了,放一点酱油就完全可以了。

整个的炒制过程中茄丝是越炒越粘越抱团,所以调料要炒匀,最后不用放淀粉,没什么汤汁可勾芡,但是在吃的过程中会出很多汤,拌饭正合适。

周末愉快,朋友们

《厨房小混子》六十五

《疯狂》

冬季快过去了,还没有找到偶尔能帮着暖一下被窝的女人,青涩闷骚的男孩儿依旧青涩闷骚,守着自为什么癫痫久治不好呢?己那一块儿没有开发的盐碱地,希望有一个女神能够踏足,雪白细嫩的玉足轻轻的踩在这块儿鸟不拉屎的地方,瞬间,龟裂褪去,枯黄消失,大地充满绿意,嫩芽滋生,鲜花遍布,溪水流淌,湿润甜美的空气让我们的呼吸连成一片,就连山坡上那个木制老风车也在吱呀的转动为我庆祝,远处教堂的钟声在告诉我这事儿是真的,我静静的看着女神的眼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她却活生生的站在我的面前,眉眼如画,吐气如兰,眼波流转,长发随风,若隐若现的娇躯婀娜姿态没有半点做作,我闭上双眼,享受着这迟来的美好,她的嘤嘤细语在我耳边轻轻呢喃:“罗哥,走,上厕所去!聊会儿游戏,最近玩什么呢?”,我操,这是女神吗?我绝望无助的睁开眼睛,面点大黑用黑乎乎的脸对着我的脸,正在用胳膊肘轻轻的捅我呢。。。。。“去滚蛋!我他妈的这刚说闭眼歇会儿,你说你丫过来干毛?我这梦还没做完呢,赶紧滚蛋”,我恨恨的骂道。。。。。“干嘛呀罗哥你这是,我就是问你一下,真是的”,大黑委屈的走开了。。。。奶奶的,坐在小库房的油桶上竟然差点睡着了,心中一阵惆怅,无限失落,好美的梦,只能是梦了,那么漂亮的地方只有在电影里才有啊,哎。。。。。。。没有爱情滋润的人永远不会长大吧?成天像个二逼般的打打闹闹,看着身边的哥们儿成天的搞对象,分手,再搞对象,心中无比羡慕,我不比他们差呀,怎么我渴望中的爱情还没有到来,来酒店已经快三年了,每日朝十晚十,没有一点自己的时间,全天耗在这里,逐渐心生厌烦,因为这里没有太多的留恋。。。。眼皮又沉了起来,不禁又闭上了眼睛。。。

我曾经发过无数次的誓,我一定要对我未来的女朋友好,首先从吃做起,每天一定不重样儿,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要绿色的,环保的,再贵我也会买给她,好的一天就要从好的早餐开始,中式的早餐太不健康,要吃法式早餐,我无数次的设想过,我们坐在一个大飘窗边上,早晨的阳光是那么的透彻,那么温暖,洒落在她的黑发上,丝丝闪亮,纯白色的纱幔被微风吹的轻轻抖动,简洁的木制早餐桌上摆放着丰盛的法式早餐,都是我精心准备的,有炸馒头片儿,咸鸭蛋,臭豆腐,整根儿的山东大葱,热饮是鸡蛋汤,冷饮是放凉的鸡蛋汤,她用馒头片夹了一个咸鸭蛋,抹上臭豆腐,然后把大葱的尾部揪下来准备扔掉,我含笑双手摆动着,把葱尾巴重新放到她手中,示意他不要浪费。。。。。。。。。我自己都被逗醒了

“嘿,你丫还跟这睡呢,前边可忙疯了,老大正屌人呢,赶紧的”,春伟想要个宝宝,我想问一下癫痫患者能要宝宝吗?气哼哼的说完后又冲出了小库房

我去,我咔嚓一下就醒了,赶紧站起来戴好帽子,洗了一把脸,用急匆匆的脚步和苦逼的表情配合着厨房里疯狂的叫喊声冲进了烟与火的结界,这样才能溶合进去,不容易被发现。

走到荷台前,发现荷台已经被小山般的配菜占据了,主管,斌哥,春伟,老大和新来的香港人何胖子全部在炒菜,耿磊和小磊已然忙的五迷三道的,虽然在不停的给炒锅们分菜,但是依旧有很多菜没功夫分,这时候小磊说道:

“没萝卜花了,怎么办?”

“用鲜的兰花儿呀”,我说

“也没有了”,小磊热的脸都变形了,傻逼般的看着我。。。。

“我操,你丫早上没弄点儿呀?”,我急道

“我觉得够了,谁知道来这么多菜呀”,小磊玩儿着衣角

“瞅你丫那窝囊揍行,你赶紧去弄点花儿,这边我和耿磊先盯着,快点啊,别混,混就宰你丫的”,我说

小磊上楼片萝卜花儿去了,我先从烧腊借了几朵儿花儿救急,现在就剩我和耿磊了,另外两个小崽儿今天都休息,两个人要打五个炒锅的荷儿,所以形式比较严峻,如果老大不在,这么多菜也无所谓,这丫一在,就得对他重点照顾,肯定分神,就有点顾不上了,您想想,五个炒锅同时炒菜,动作快的像抢劫,弄不好就两到三个一起炒完菜盛盘儿,到时候真是让你分身乏术,偶尔实在忙不过来,毡板那边就过来帮个忙,因为他们把菜配完往我们这边一堆,他们就在边儿上看画儿了。。。。

“沙嗲粉丝牛肉煲”,三个马兜分开,一个青红椒粒料头,一个牛肉,一个粉丝,舀一勺沙嗲酱进青红椒里,推给了二火的何胖子,“咕噜肉”,真他妈麻烦,还得上生粉,就这低头上粉的功夫炒锅就有出菜的了,耿磊把肉抢了过去开始上粉,这孩子真懂事儿,倍儿拘气,我接着分菜,“罗汉上素”,丢给了三火的主管,让四火的斌哥先把半只炸仔鸡泡在油盆儿里,斌哥刚要泡,结果回头给三火的主管了,因为他的油盆里还泡着两份排骨呢。。。。。,

炒锅用完的装菜的马兜,我看也不看的直接往身后扔,离我不到两米有一个大塑料桶,专门是回收马兜的,满了洗碗阿姨就拉走,这个桶的位置永远在那里,开始扔的时候会回头看着扔,后来就不回头了,直接扔,成功率百分之九十五。

“春伟,来个豉治疗癫痫那个医院好椒河粉!”,我往料头里放了点辣椒酱和豉汁,给推了过去

“斌哥把这个西柠鸡先炸了吧,然后就出那两个排骨吧,一个椒盐一个京都酱烧,好吧,”

刚安排好,二火何胖子的牛肉煲已然做好,连汤带肉带粉丝滋滋的冒着青烟就倒进砂煲里了,我赶紧端到上什让小涛煲起,回来赶紧把三火焯好的菜心码盘,准备迎接出菜,同时看到二火已经刷完锅了,推了一个腰果虾仁上去

这时一个服务员疯了般的进来喊叫着:

“有一个海鲜炒面快点呀,前边客人急了”

我拿起海鲜炒面犹豫了一下,看了眼老大,因为别的人都在炒菜,就他刚炒完一个有空闲,老大眉头一皱:“丢,拿过来了。”

其实打荷儿给各个炒锅分菜也是一个考验眼力和经验的活儿,一般来说头火和二火铁定是炒那些高档菜的,三四火是炒一般的菜,炸东西,然后末火一般就是炒主食,分的比较清楚,所以如果不明白乱分,一定会被骂死,你想想,你要是给头火分的全是炒饭,炒面什么的,给末火分一个上汤焗龙虾,估计不用头火急,末火就急了,因为他不敢炒呀,他知道自己是啥职责,即使有这个技术也不敢炒,这也是厨房炒菜的明确分工,所以我拿着炒面犹豫了一下,老大明白,主动要面,那么我就给丫面。。。。

在特别忙的时候,有时候做菜的工序会简化,比如这个海鲜炒面,平时做起来先把面飞一下水,然后再用热油煎两面金黄,但是今天太忙了,所以老大没有飞水,直接就用油开煎,而且不停往里放油,已经呈半炸的状态了,这样会更节省时间一些,因为炒面的全蛋面本身也是熟的,所以也没问题,煎两面金黄后直接盛盘子中,我用小碟子把面切成八块,整齐的码在长形的鱼盘中,老大把海鲜料飞水,然后用二汤略烧,放些蚝油和味精,勾一个浓芡,扔一小把韭黄,浇在切好的面上,我还没来及端呢,那个服务员比我动作快,一把就抄起来往餐厅跑,她一直站在边儿上等,因为她没法再出去了,会被客人骂死,所以她宁可等也不敢出去了。。。

一会儿,小磊在我预料的时间之内回来了,看来还真是没混,跑的气喘吁吁的,

“赶紧先插几个花,这儿早就没了”,我催道

“好嘞”

五个炮台灶一起开火,上什蒸柜的声音像火车,你能想像吗?是多大噪音?再加上我们的喊叫声和服务员的催促声癫痫病医院那个好,这个时候排风系统像瞬间失灵一般,空气都变得扭曲起来,地面上油腻腻的,很容易摔倒,每个人的帽子边沿都被汗水浸的开裂,衣服贴在后背,仍旧不停的干着,这就是厨房,闲的时候虽混,忙的时候尽遣所能。

终于,荷儿台上的菜在一点点的消失,每分给炒锅一道菜,看着手边越来越空,都会有一个小小的成就感,嗯,快了,快了。

终于,菜都走完了,一抬头,竟然两点多了,没有时间抬头看表,是这样的,真正忙起来的时候确实没有时间概念了,更不会想到看表,回头想来,也是蛮痛快淋漓的,没做过厨师的人不明白,其实不停的忙两个小时,一直处于高度机动紧张中,等忙完了虽然累,但却像打退了敌人一波又一波进攻般似的享受,高度的成就感,到现在也不明白是为什么,钱还挣那么多,不会因为你干的多就会多挣多少,顶多是奖金的级别有点差距,也不大,只是感觉真给劲,爽!

“罗哥,累不?走走走,咱们聊会儿游戏去”,大黑的大黑脸又凑过来了,看着丫我就有气

“那你丫请我吃个可爱多吧,要不不爱理你”,我拿搪道

“嘿。。。。。”

“怎么着”,我眼睛一瞪

“成成,可爱多就可爱多,走!”

“我要香草味儿的”

“你要麻酱味儿的都行,只要他们丫有,哈哈”

我摘下湿乎乎的帽子,额头上沾着纸屑,去水龙头洗了一把脸,把衣服敞开,透透气,和大黑一起走出了厨房。

“对了,酒店不是不让穿工服出去吗?”,大黑问

“没事儿,哪儿那么多事儿呀,我一直都是穿工服出去的,没人管过,走吧,万一有人管你就冲他们呲牙,他们就后退了”

“我去,拿我当狗呀?虽然你们给我起的外号像狗,但是我是人,我也有尊严的呀”,大黑装作无辜的说

“什么他妈尊严呀,你臭黑狗”。。。。。。

“谁呀。。。。”

我们打闹着,去找可爱多了。

我的其它美食:

-------------------------------------------

© http://ys.hcaqp.com  快餐菜谱    版权所有